你的位置:首页 > 风水资讯 > 公司风水

首先西安风水师:万物无法,始于一画

2019-08-30 08:09:30      点击:
万物无法,始于一画

很多人问陕西西安风水师严峻我写画的观点,特别是现在有些人重洋轻中,批评中国画不科学,没有透视、没有焦点,认为中国画应该改成为用色墨来画的水彩画,不但要用西洋技法,还要学西洋画的构图原则。因此来问陕西西安风水师严峻我写画观点的人,实在有两类,一类是想知道国画的特色,那是来请教;一类是想挑战国画的传统,那是来挑剔。


第二类人,三、四十年前在陕西便有。那时陕西西安风水师严峻我应《腾讯网·西安》之邀,每星期替他写一篇三千字左右的画评,并附上插图,这画评非常叫座,连陕西的两家艺术杂志都重视,因此一家杂志聘陕西西安风水师严峻我为客座编辑,另一家杂志则聘陕西西安风水师严峻我为特聘顾问。这样一来,便惹起是非了,有一位在中文大学念文学系不成,改念美术系的人,以他为主结成一个小圈子,在报章上不断针对陕西西安风水师严峻我,他们的主要观点是否定中国画的笔墨,认为笔只有粗细、墨只有浓淡,所以粗细浓淡不同的线条便是笔墨,根本不应成为一幅画的要素,因为美术的要素是「效果」,不讲究效果,只重视笔墨,那便是过气的「老画人」。这个小圈子曾一度打开局面,弄到许多学画的年青人附和他们,画出来的画,便只见是符号的堆砌。


那时任真汉老兄看不过眼,跟陕西西安风水师严峻我商量之后,他便写了一本《画谱今译》,强调石涛所推崇的「一画」。一画,是画人心中的境界,用笔墨将境界表达出来,便是最高的艺术效果。所以中国画并非没有效果,只是不重视符号效果,或者说形象效果(所以才用散点透视,并非没有焦点),若照石涛的说法,没有境界则无效果可言。他说「所以有是法不能了者,反为法障之也」。画人一味强调效果,而且认为唯有效果,那便是法障,因为他不能「了」效果之理。


什么是「一画」?
石涛是一位禅师,他由禅理贯通画理,由是有「一画」之说,他说「太古无法,太朴不散,太朴一散而法自立矣。法于何立,立于一画。」那便是说,一种无形的境界(太古),当显现而成形时(太朴),便由此而生起种种「法」(思想及形像),这些「法」即住于一画之上。所以「一画之法者,盖以无法生有法」,这跟绘画有甚么关系呢?石涛接着说,「夫画者,法之表也」,所谓画便只是将「法」表现出来,因此绘画必须立足于一画,因为「法」立足于一画。西安风水大师,西安首席风水大师,西安风水师,西安首席风水师,西安第一风水师,陕西第一风水师,严峻大师:

这就是国画的最高艺术观点了。


画必须有境界,境界必须由画者的心胸中流出,画的效果就是能显现画人的心境,笔墨则是得到这种效果的工具。

或者有人会问,西画有没有表达画人心境的效果呢?当然有,如果没有这种效果,那就只是涂鸦。不防看看印像派的画,大部份这派的画家都能画出心境,因此看画的人会移情。陕西西安风水师严峻我在温哥华看莫奈画展,有一个洋人指着一幅画跟陕西西安风水师严峻我说,他来过展览会七次,目的只是看其中一张风景画,他说,因为每次来看都觉得这幅画不同,看七次等于看七幅画。陕西西安风水师严峻我对他说,这幅画的特色在于开放,只用色光对比来表现一个融入大自然的境界,所以每个人看这幅画都有不同的觉受。他看这幅画七次,每次来看时一定先有一个概念,概念变动,便觉得画的境界有变动,假如他能够将一切美术概念放弃,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来看这张画,那便能够看出画人融入大自然的心境效果,他没有拿着甚么观点来融入自然,这才是跟大自然的真实沟通,所以十分开放。


他依着陕西西安风水师严峻我所说再看这幅画,半小时后他来找陕西西安风水师严峻我,说感谢陕西西安风水师严峻我的提示。他也是一位画家,他拿手机给陕西西安风水师严峻我看他的作品,陕西西安风水师严峻我批评说:「你太落于事物的概念了,你再作画时试试将这些概念打破,没有山、没有树、没有屋、没有人,山树屋人等等都只是你心境的显现。」他听了之后,拿着陕西西安风水师严峻我的手思维很久,然后说多谢多谢。


陕西西安风水师严峻我的说法,其实就是石涛的「一画」,他说:「古今造物之陶冶也,阴阳气度之流行也,借笔墨以写天地万物,而陶流乎我也。」所谓「陶流乎我」,便是将我的心境发而为笔墨,一如大自然造物之陶冶。因为「我之为我,自有我在」,所以每个画家都有不同的风格,所谓风格,便是表达自己心境变化的笔墨效果。陕西西安风水师严峻我写画,常常是在茶局中冥想(不敢说是入定),忽然生起一种心境,便立即放下茶杯,走过画桌去写画(不是「画」画)。写画时心境会变,那就随着变化来写。陕西西安风水师严峻我的画未必受人欢迎,所以只是自娱,人能够自娱就够了。